尔玉

突然

一个在过去那些年里只见了三次面的男人
甚至,今日
我仍对他念念不忘
纵令,我们
一句对白都不曾有过
偶尔,会想
他可还记得我,哪怕只有一点点印象
毕竟,在他
可能会看见我的视野里
我的动作都是看似不经意的表现
好像,如同
小丑跳梁般,莫名其妙的
有时,庆幸
他一定不会记得我
因为,羞耻
那个故作忸怩,做作,青涩的女人

评论

热度(1)